当前位置: 首页 >业务工作 >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

白岩松对话“一个人的球队”:带着泪水的温暖


我要在这个舞台上讲述的故事不是黑色的,而是彩色的,是生命最艳丽的色彩;不是悲伤的,而是带着泪水的温暖的;故事的关键词不是死而是生,无论对于捐献者还是接受者都是生,这不是生命的结束,而是另一种开始。”

3月31日上午,在2023全国人体器官捐献缅怀纪念暨宣传普及活动现场,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对话“一个人的球队”,从另一个角度诠释生命的意义……

“一个人的球队”写给叶沙的文字

刘福:“叶沙,你好,我是刘福。曾经我是一位矽肺病病人,十九年依靠呼吸机呼吸,是你将我从绝境中解救出来,活了下来,可以畅快的呼吸。”

颜晶:“叶沙哥哥,您好,我是颜晶。曾经我因为眼角膜上的胎记而怯懦自卑,我的世界如同被遮住了光,一片暗淡。我总期待有一天一觉醒来,胎记不见了。谢谢你,抹去了我的灰暗,让我可以抬头仰望,放肆的笑,勇敢的奔跑。”

黄山:“叶沙,你好,我是黄山。曾经我害怕十八岁,因为医生说如果那时等不到角膜移植,我将永远地失去光明。因为你,我开上了我从小就喜欢的铲车,凭自己的双手创造幸福的人生。”

胡伟:“叶沙,你好,我是胡伟。曾经的我一周要做三次透析,对普通人来说,最平常的喝水和小解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奢望,因为你,我终于可以,大口大口的喝水,过上正常人的生活。”

周海儿子:“叶沙,你好,我是周海的儿子。对我父亲来说,工作就是他的生命,生病以后他不得不离开热爱的岗位,是你,给了他最精彩的五年,让他重拾梦想,奔赴热爱,也让他见到了第二个孙子,给了我们家庭团圆的五年。如今我父亲也做出跟你同样选择,让爱继续传递下去。”

对话“一个人的球队”

白岩松:作为队长,是不是代表自己也代表这个球队跟叶爸叶妈说几句?

刘福:在这里,我真诚地感谢叶爸叶妈,及所有“叶沙们”,是你们的大爱,让我的生命得以重生,谢谢!

白岩松:今年高考想考什么学校,学什么专业?

颜晶:学医。我想去拯救更多的人,让更多的人不被疾病所困扰。

白岩松:27岁了,这种生命的感受现在是什么样的?

黄山:特别感谢叶沙和叶爸叶妈,像我的话一般要工作,工作方面的话,视力是很需要,所以特别感谢他们。

白岩松:有人离开了这支球队,但是迅速地就有人成为这支球队的接力队员。

方俊辉:我叫方俊辉,是一个肾移植受者,加入球队就是为了把爱传承下去。第一个,我要感谢捐献者的大爱;第二个,我要好好地珍惜我的第二次生命;第三个,我自愿成为人体器官捐献志愿者,把爱传承下去。谢谢大家,加油!

伍君华:大家好,我是一个肾移植患者(康复者),我恢复以后,其实是得到了器官捐献者的一个大爱。我加入这个球队,更多的是想回馈一下社会,感恩捐献者,更要感谢捐献者家人,谢谢!

白岩松:最后要特别介绍何主任,她不只是领队,更是这支队伍最早的启动者、见证者,然后推动者。

何一平:“当初把这支球队组建的时候,去了北京,接到(中国人体器官捐献)管理中心的电话,我们如期在八月份到了北京,拍这个视频的导演问,你是怎么把这些队员请到北京来的。我说大概我是说了同样的一句话,去打球,让妈妈快乐。也就是在我们的心中最简单的字,为他好。捐献者也是为他好,受者一样的有一个简单的想法,为他好,我去,去打球。所以也是感动我们,这个温暖在传递,这个爱在传递,也是鼓励我们红十字人更好的做好这项服务的一个动力。”

加油,“叶沙们的球队”

如果说过去这支球队是“叶沙队”,现在随着新的接力队员的加入,我觉得应该叫“叶沙们的球队”。

叶沙和四万多和他做出同样决定的人们,极其深刻地诠释了老子在道德经里说过的一句话,“死而不亡者寿。”生命好像结束了,但是声名和故事,却在人群中进一步的开始传播开来,我们活着,他就活着;我们离开了,他依然在。叶沙的叶,就是生命之树上最漂亮的那枚叶子;叶沙的沙,就是一捧加过温的沙,让长沙这座城市多了更多的温度。


信息来源:中国红十字会
关闭 打印
上一篇: 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自行车骑行宣传活动在盘锦启动
下一篇: “生命接力 · 大爱传递”项目编入《中国精神文明建设年鉴》